2003年高考试卷在四川被盗启用超难备用卷万千考生命运被改写

原标题:2003年高考试卷在四川被盗,启用超难备用卷,万千考生命运被改写

2003年6月5日下午1时30分,四川南充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森富率队检查南部县教育局视察高考试卷保密情况。他来到南部县招办专用保密室门前,看见门上粘贴的封条完好无损,但是出于职业习惯,还是便对工作人员说:“还是把封条撕开,开门看看吧,我进去亲眼看看才会放心。”

因为这里太安全了,在保密室的木门之后,还有一道铁门,窗户上还有铁栅栏,邻屋又有专人24小时守护。

虽说不上固若金汤,但至少也算是防范严密,连只鸟都飞不进去。但杨森富偏偏要进去看看,他们以为是领导太过于谨慎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非常配合,打开了密室的门。

打开保密室的刹那,所有人都惊呆了——显然是有人进来过,而且动了屋里的东西。

杨森富当即下令:封锁现场,让刑警过来。南部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按照指令,迅即到达现场。

当工作人员进入保密室后,发现存放高考试卷的柜子已经被人撬开,试卷袋被人打开后,盗走了高考语文卷、英语卷、文科数学卷、理科数学卷、文科综合卷、理科综合卷各1份。

公安人员马上对周围可疑之处进行仔细搜寻,经过半小时的搜查,在距离现场150米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被扔掉的试卷。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当时一个收破烂的正在将这些卷子往手推车上装,他显然以为是别人丢弃的废纸。

杨森富副局长却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窃贼是有目的而来,经历“千辛万苦”偷走高考试卷,难道是为了扔掉?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惊叫道:“少了一份卷子!”大家仔细核对,果然如此,所有各科卷子都在,唯独文科数学卷不见了。

下午2点55分,南充市公安局局长张奇伟接到了杨森富的电话,张奇伟后来回忆道,接到电话之后,他的心跳陡然加快,冷汗直流,有一种”血脉贲张“的感觉。他将案情马上报告给了南充市委、市政府和省公安厅领导。

很快,案情上报省委、省政府、公安部、教育部有关领导,直至惊动了国家层级。

此刻,全国的600万考生即将奔赴各地考场,开始他们的青春人生的最重要一搏。

在这个关键时刻,试卷的丢失,意味着有可能个别人已经知道了答案,高考的公平性和严谨性将不复存在。一旦被人利用牟利,将会大范围流入社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和极其恶劣的影响,许多考生的命运将会改写。

有人夸张地说,什么都会被盗,唯独高考试卷不会被盗,因为它的保密程度最高。

教师出题之后,就与世隔绝,直到高考结束才恢复“自由”;印刷试卷的工人接到印刷任务不能回家,不能跟外界联系直到高考结束;押运考卷的过程就更严格了,由专门运送试卷,警车全程保护、教育部门车辆负责监督,几个单位组成一个相当于特勤车队。

这个车队的整个运行过程,是有全程的视频监控和GPS定位,这个视频监控GPS定位的信号和数据,试卷印刷所在地的招生都能实时监控到。

毫不夸张地说,即使是号称神通广大的任何国外间谍机构,也无法窃取我们的高考试卷。

回到高考前夕,南充市南部县南部中学,高考模拟考试成绩出来了,有个考生在成绩栏前神情凝重,愁眉不展。

他初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某重点高中,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家长和老师对他寄予厚望。上高三的时候,他身不由己地喜欢上了班花,开始疯狂追求,但是对方对他并没有感觉,不屑一顾。

在老师的耐心开导下,他终于走了出来,但是为时已晚。在高考前夕举行的几次模拟考试中,他的成绩都不理想,为此他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

要知道他姊妹五个,他排行老大,家里条件不好,为了供他上学,两个学习成绩不错的妹妹,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

而他的学费,也是靠父亲送液化气挣来的,那时候的小区很多没有电梯,父亲每天背着几十斤重的液化气罐,一层一层挨家挨户送气,每天下班累到直不起腰。

可是,高考在即,自己的模拟考试成绩这么糟,该如何迎接高考,落榜了之后,有什么颜面回家?

对他来说,高考就像是背水一战,胜则高奏凯歌,扬眉吐气,败则满盘皆输、万劫不复。

这一段时间以来,他终日失眠,每天脑子里都是高考,晚上睡觉的时间不到三个小时。如此差的精神状态,导致他再也复习不进去,他这个“将军”,还没有走上战场就失去了斗志,意志被摧毁。

怎么办?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长了千里眼,看到了在层层保护下的试卷,答卷的时候非常轻松,得了满分,被北大录取,邮递员把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送到了自己手上,爸爸脸上乐开了花。

梦醒之后,他受到了启发,“千里眼”只是神话传说,要想知道试卷内容,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偷,幸福不会从天上降临,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他也知道,高考试卷层层防卫,戒备森严,就像龙潭虎穴,去那里偷取纯属冒险。

2003年6月1日,杨博多方打听,得知了试卷的存放地,在试卷还没有到来之前,就多次去观察踩点,进行反复研究,从哪里进去,从哪里出去,遇到意外怎么办?

6月4日傍晚,试卷来到,杨博看着押运试卷的车队进入存放地点,他既紧张又兴奋。

看着屋里巡逻的保安和值班员,杨博的心咚咚直跳,一想到被抓后身败名裂,还要坐牢,他的内心十分恐惧,甚至想打退堂鼓。

这时候,一个声音告诉他,你要勇敢一点,再前进一步,你的人生将灿烂辉煌,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他强自镇定下来,恰逢值班老师换岗,工作人员也出去拿饭盒,屋内出现了短暂的空档期。

杨博鼓足勇气,用力把窗棂扭向两边,跳进屋里,然后用自带的改锥,非常麻利地撬开柜子。

他是文科生,文科生大多数数学不太好,自己语文、英语和历史每次模拟考试成绩都不错,唯独数学是短板,只要数学过关了,肯定能金榜题名。

在半路上,他觉得带这么多卷子行动不便,同时为了转移警方视线,他拿出了数学试卷,将其它卷子甩手扔进了垃圾箱。

由于他数学基础不好,心情也比较紧张,他看一遍,答一次卷,又整整用了半夜时间,才对照着辅导材料把试卷内容和解题过程都基本记下来。

高考当天进考场的时候,看到别的考生神色凝重的样子,杨博成竹在胸,嘴角流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得意洋洋。此刻,他仿佛跨进了北大校门,老师亲手把大红花戴在他胸前。

此刻手里的试卷跟前天晚上拿到的卷子根本就不一样,他的心像三伏天掉进了冰窖里,拔凉拔凉的。

汽车尚且有备胎,拍戏还有备角,高考试卷岂能没有备用试卷?自从恢复高考后,年年都有两份试卷,以防意外发生。

不然的话,万一被盗了,被泄密了,岂不是束手无策,闹了天大的笑话?得知试卷被盗,有关机构紧急启动了备选预案。

考生们对这些幕后的事情自然是一无所知,后来他们才知道,2003年的高考使用的是备用试卷。

葛军是大名鼎鼎的出题王,但凡葛军出手,学子必哭嚎挣扎,百般不愿,却无可奈何。

作为中国考生闻之色变的人物,葛军的名字闻名遐迩,他出的角度刁,难度高,让无数考生梦断考场。

那一年的高考被公认为历史上最难的一届考试,三分之一考生的数学成绩不及格,平时成绩优异的考生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不过考个及格,能考七十分的考生寥若晨星。

看着那些跟天书一样的考题,千千万万的考生心里面百思不得其解,这哪里是高考,简直是过鬼门关。

6月5日晚上11时许,省公安厅副厅长岳德松率刑侦技术人员抵达南部县,立即勘查现场,积极开展侦破工作。

6月7日凌晨4点钟,公安部部长助理张新枫,刑侦局副局长傅正华、刑侦专家乌国庆,痕迹专家斑茂森等送达成都太平寺机场,前往南部案侦第一线现场督阵。

接上级指示,“6.5”全国高考试卷被盗案界定为绝密案件,警方必须进行绝密侦查。考虑到高考正在进行,侦破工作只在外围进行,不然会产生极坏的政治影响。

案件指挥部负责人明确指出,务必抓住考生返校这一难得时机,尽快建立本地高考学生基础数据库,将他们的基本情况纳入其中。

根据现场勘查情况,还专门提取身高在170厘米至176厘米之间、穿44码鞋的学生的指纹。

因为根据现场勘查,偷盗卷子的人,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而且嫌犯把卷子扔进垃圾箱,唯独留下数学卷子,这就表明他盗窃不是为了出卖牟利,而是为了本人考试作弊,是有针对性的。

同时,在案发现场,专案组人员提取了犯罪嫌疑人十分清晰的指纹。因此,只要对被录取考试一一进行指纹甄别,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嫌犯。

当时的指纹甄别手段还比较落后,要靠人工鉴别,比较费时,来自北京负责指纹比对的痕迹专家和省市公安局的技术人员,天天呆在县公安局的一间办公室里进行流水作业。

幸运的是,身高1.70米以上,穿44码的考生人数在四川省并不多,找起来就省事得多。19日晚11时30分,专家终于通过指纹鉴定,找出了作案嫌疑人杨博。

杨博,19岁,南部中学高三文科班学生,家住南部县马王乡岳家沟村,父母均为农民。6月24日高考成绩公布,杨博以515分的成绩过了本科录取线。

当听说自己的考试分数后,已经被警方抓获的杨博悔恨交加:“如果我不盗窃试卷,考上一所本科院校,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啊。”

可就是因为自己盗窃试卷,自己将永远与大学无缘,人生美好的前程被自我断送了。

8月25日,南部县人民法院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认定为情节严重,所以从重判处杨博有期徒刑7年。

高考试卷本身并不值钱,印刷成本不过几块钱,但是它的无形价值无可估量,因为它象征着中国教育制度的公平公正,而且因为试卷被盗,给有关部门造成了极大的震动,也改变了当时无数考生的命运。

从这个意义上说,对杨博的量刑丝毫都不重,在戒备森严的地方偷出试卷,正常人想都不敢想,而杨博不但敢想,而且敢干,同时还做到了。

杨博完成了很多间谍也完不成的“壮举”,可惜他的“才能”,没有用到人间正道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