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小别离举行发布会 黄磊不愿被IP绑架

8月12日,一部由黄磊、海清、张子枫等主演的,关注“留学低龄化”的电视剧《小别离》在上海举行了新闻发布会。面对如今玄幻大IP剧满天飞的情况,黄磊认为影视作品应该多关注现实,多关注现实生活和小民尊严,“古往今来,各种传世的作品,写的都是当时的故事,对当下社会的思考。”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很多家庭都希望把孩子送到国外接受不一样风格的教育,送出国留学的孩子年龄也越来越小,低龄化留学也成为了一种引发多方面争议的话题。改编自浙江作家鲁引弓所著同名小说的电视剧《小别离》,就围绕中国式亲子关系,直击亲子、教育、民生等热门话题,紧扣当下“留学低龄化”的社会现实,再现了具有典型代表性的三种家庭在面对出国留学这个问题时的不同选择以及由此引发的关于爱的一系列故事。

黄磊是这部戏的制作人,对于《小别离》这个剧名,对于别离,他都很有感触,“我年轻的时候可能会对相遇、相爱特别的敏感,但人过中年以后,就会对别离、分手、再见等有很多感慨。因为人到中年往往会面临三重别离,跟自己的青春告别了,即将跟父母告别,还有就是跟儿女告别。昨天我最好的朋友送孩子出国了,明天晚上又有一个,就像告别会一样,父亲母亲都非常感慨。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团聚,而只有父母对孩子的爱是为了别离。”

别离是为了爱,黄磊说,他希望让这部戏变成一座桥梁,让孩子能够懂父母,也让现在已经为人父母的中年人可以更好地理解自己父母当年的举动。海清也深有感触,她坦言中国人不善于表达对父母的爱,这部剧就希望能够让大家多去吻一下父母,对他们说声“我爱你”,“有的时候我们是瞎,看不清楚爱。我常说我们小的时候不知道,中年的时候慢慢了解,想要做什么的时候,父母已经老了,已经别离了。有时候多打一个电话,那都是一种幸福。”

剧中的黄磊经历了女儿的叛逆期,现实生活中的黄磊也有两个女儿,其中多多已经十岁,也将进入青春叛逆期。对于这个问题,黄磊显得胸有成竹,他说自己的想法就是和孩子站在一起,“别和她拧巴,你想想你都和她站成一队了,她还能叛逆给谁看呢?那不就成了背叛自己吗?”因此,黄磊并不反对女儿早恋,“15岁就可以谈恋爱了,如果多多恋爱了,我肯定会尊重她这种懵懂的情感。你想想,谁没有青春年少时啊,现在长大了你站在那里指指点点,有意思吗?”至于是否让女儿出国,黄磊说也不会太早,“现在的孩子们压力都太大了,成绩好远没有活得快乐重要。父母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十三四岁就让孩子和父母分开,对孩子的心理会有不好的影响。”

黄磊、海清是相识相知二十年的师生,忆往昔,那些当时的别扭都换成了如今的欢乐。1997年,25岁的黄磊在北京电影学院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这一年,19岁的海清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黄磊正是她的班主任。入校后,海清曾对班主任黄磊老师产生了很大抵触,“我心想他那么年轻,能教好我们吗?回头他教了一半就出去拍戏了,把我们丢这儿怎么办?我可是花了5800块大洋过来上学的!”黄磊爆料说,学生时代的海清经常出现各种癫狂的状态,上课时头戴大红花、军训时在上铺大跳钢管舞,“脑子都不知道长在什么地方。”

不过对于海清在剧中的表现,黄磊现在倒是赞不绝口:“她成熟了,而我还没有衰老,这就挺好的。我们认识快20年了,我一直为她感到骄傲。现在她的才华在我之上,这也说明我教得好啊!”海清立刻还嘴说,“演得好就是师傅教得好,如果没演好那就是师傅没教好。”看着学生这么没大没小,黄磊又爆料了,他说海清在日常生活中就是个海大夫,到处给人扎针,有一次说要给他缓解关节问题,扎得他腿上都往外飙血,“她还不肯停手,还要给我和导演来拔火罐。”

别离是痛苦的,但同样可以用诙谐幽默的方式呈现出来。黄磊透露好几场戏自己演的时候都要乐得不行了,“有一场戏是朵朵快要中考了,家里墙上、电视上全贴满了横幅,我想看电视啊,没办法就只能从纸的缝隙里看。当时演的时候左边挪一下,右边挪一下,真的很有意思。”黄磊表示,这部剧中很多情节就是通过夸张的手法放大生活中的一些细节从而形成笑点,“他们很搞笑也很真实,这就是喜剧,喜剧都是严肃的,如果不严肃那就成了闹剧。”

如今都流行IP大剧,比如当下就有三部玄幻大剧在热播。黄磊坦言他真看不明白现在为什么有那么多特效、怪诞的剧,“创作不是应该关注真情实感吗?张嘴就大IP,各种仙气儿,所谓IP不就是版权吗?我不愿被这些绑架。影视作品和文艺作品应该对现实当下有关注,我们需要一些小的、细致入微、贴近人情的东西,不要光做什么大的,小民生活、小民尊严也需要关注。古往今来,各种传世的作品,写的都是当时的故事,对当下社会的思考。”黄磊坦言他对现实的真实生活更感兴趣,“《小别离》之后,我们正在准备一部新剧,叫《小欢喜》,说的就是高考的故事。”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